后疫情时代中国私募的经验与教训(下)

天气渐暖,疫情虽未完全褪去,但各行各业已然开始复苏。PE/VC第一季度遭遇募投“双杀”,原本在困境中的GP雪上加霜。募资难的表象下,背后存在着层层问题。宏观层面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难题待解,中观层面一级市场泡沫破裂,微观层面投资机构专业化之路漫长。后疫情时代中国私募机构的复苏之路该如何前行?我们分上下两部分,分享给大家。《后疫情时代中国私募的经验与教训(上)》请点击连接查阅。


最根本的是什么?


投资公司最根本的是投资业绩,投资业绩形成对的投资逻辑,投资业绩和逻辑形成市场上的品牌和口碑。品牌有利于募资,使得长线资金可以更从容的投资,如此形成正向循环。 

如何提升投资业绩呢?主观上放缓投融资速度,加快管理退出力度,严格投资纪律。比如超过5年的项目一律启动退出,加大问题项目清退,加强投后管理,启动下一轮融资。优先解决已投资项目,项目投后梳理清楚之前原则上不许做新投资。全力做好IRR、DPI等指标。做好投后和退出,轻装上阵。 

投资上从容的做减法,不焦虑,不浮躁,主观放缓投资速度。投资经理巴菲特的能力圈只限于消费和金融,所以投IT折了,投航空也折了,更不敢投医药。运用巴菲特只打甜蜜区的球的原则,主动放弃一些看似是机会的项目,每年只需做一两件大项目或者成功的项目即可。

不要被虚名所累,退出业绩才是王道。人总是闲不住,总想做点什么,其实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难。你可以静下心来看看书,以抵御满溢的欲望和焦虑。 

投资是场修行,修行的基础是心态。各种排名,让你觉得成功要趁早。于是每天日程满满,各种电话会,各种饭局。在焦虑下的投资多半是要失败的,不是看投过什么,而是要看退出了什么?我主要看的是有没有给LP亏钱,让自己安心。 

如果你忙碌但是却没做成什么事,没赚到钱,只有一个原因,没有抓住最重要的10%,或者你根本不具备核心资源和能力去实现最重要的10%。其实你根本不用着急。黄忠60岁跟刘备混,德川家康70岁打天下,姜子牙80岁为丞相,佘太君100岁挂帅,孙悟空500岁西天取经白素贞1000多岁才下山谈恋爱……

雷军40岁创立小米,柳传志40岁创立联想,袁征41创立的zoom,宗庆后42岁创立娃哈哈,任正非43岁创立华为,KFC老爷爷65岁才创业! 年轻人,你说你急什么!关键是年轻时候厚积,总有属于你的高光时刻薄发出来。如果没有,你也会有充实的一生。

投资认知上的反思和提升非常重要,投资重要的其实不是被投企业,首先是要知道自己是谁?自己的半斤八两,在不高估自己的前提下盲目自信。

做投资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,永远不能简单跟风,照搬别人的结论。人与人是有差别的,有些人自带光环,有些人积累了一辈子势能,靳海涛退休后依然能募集200亿,这种情况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复制的。

有些人初生牛犊不怕虎,你的背景,决定了你的资源和认知。认知固然重要,但不是得到、研习社和认知革命等各种鸡汤。改变认知是很难的事情,就和知道减肥的道理却不运动一个道理。提升认知也多半是伪命题,如果做不到“知行合一”的认知顶多是增加酒桌上吹牛的谈资。痛苦、失败、当头棒喝的顿悟强过你道听途说别人的故事和成功逻辑的渐悟,只有在事上磨练才是真的认知提升。 

孔子说“克己复礼”,孟子说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,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,吾往矣”,查理芒格说:“反过来想,总是反过来想”。最重要的是反思,反思初心三问:你是谁(使命)、你从哪里来(价值观)、要到哪里去(愿景);反思办事三维度:上帝视角(高度)、主角姿态(态度)、核心矛盾(专注度);反思为人三问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 

投资逻辑的自洽是很重要的,不要自欺欺人。把投资看成一门生意,低买高卖是不二法门。要么靠企业增值赚成长的钱,要么靠交易赚市场的钱。IPO只是结果,而不是底层逻辑。 

此外,还需要理解资金属性,7年的基金怎么能投出10年才退出的项目呢?90%的项目赚个基本收益(如果IRR20左右算基本收益的话),只有10%的项目让你名利双收(几倍到几千倍)。 

一旦遇到好的项目,一定要全力以赴,一定要敢于下注。一生属于你的机会不是很多,对于你自己也许就一两个。投资圈几百万人,可圈可点的投资人也就琅琊榜上那百十来号人而已。 

对于投资人来说,成不了赌神,起码不能做一个赌棍。要有铁一般的投资纪律,日久见人心,感觉企业不行了,赶紧收回成本。最怕的就是犹犹豫豫,抱有幻想,最厉害的就是别人觉得不行了,你觉得行,然后不断加仓增厚投资。还有就是及时承认自己的错误,下一轮杀个经典的回马枪。所以天使投资,VC自带鸡汤,PE和并购又是励志商战,可是投资成功和情怀无关,有时候还是暗黑狗血。 

优秀卓越的投资人多半是天生的,不管是性格秉性还是社会资源禀赋。人生而资源不平等,你可以不认可这个观点,但这就是真实的社会。真正的资源一定是稀缺的,一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。一级市场的金融核心就是信息资源不对称。金融民工喜欢称自己是市场化的基金,其实很多时候你都是在信息的噪音里去瞎忙活。而真正的好资产让你接触到的时候已经很贵了,对不起,市场化基金要做只能做接盘侠,而且爱投不投的架势。做局人不在局里,你品,你细细品! 

私募的经验是要有好的投资纪律,不焦虑才能踏踏实实深耕产业,学习学习不断学习提升投资认知,反思反思不断反思完善投资逻辑。精要主义做减法才能一战而定。每个人都会迎来他的幸运高光时刻,就像王华东不到30年投出陌陌纳斯达克敲钟,而很多投资老兵都是快40才开始做投资。扎硬寨,打呆仗。下笨功夫。老子说多则惑,少则得,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。孙子说世上没有百战百胜这回事。一战而定才是真英雄。

 

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 

疫情下,对于私募行业最困难的就是募资。宏观环境下加剧机构两极分化,LP数量锐减,如何更好的完成募资呢?既要杜绝冒进式的全员募资,又要杜绝消极募资论,认为募资没用,反正市场上也没钱。用毛主席的战略就是《论持久战》,要有战略的耐性,战术上的灵活性。  

无机构不富,无个人不稳。经济危机之下,B端机构客户募资难度大,而C端有钱老板却等着抄底呢!有钱的亿万富翁眼里知道什么是别人恐惧中的他们的贪婪。所以你看到今年成立的基金LP里增加了很多自然人和不知名的私企。 

吴晓波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提出企投家的概念了,观察一下你身边哪些企业活得还行,说不定他就是企投家。一方面维持企业存量,一方面把赚来的钱都投过基金或者直投的方式投到新的产业里来。企业家以他们独特的视野和方式延续着他们的财富。你可以关注谁把公司卖了?那他一定是大把现金在手,你也可以关注谁公司的利润一直比较稳定,没有大起大落,那他一定有闲钱投出来。 

据统计2019 年中国总财富达到 64 万亿美元,平均每一千人左右就有一个千万富翁,每一万人左右就有一个亿万富翁。2019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将近200万人,其中亿万富翁有十几万人。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显示,中国百亿富人达315位。资产基本在房市,股市,债市,各种金融理财产品,海外资产,未上市企业。而IT老板和房地产老板占了半壁江山,意味着只要是个房地产老板都是亿万富翁(或者亿万负翁)。 

而钱多了也是麻烦事,必须得搞家族办公室。首先是做好风险隔离,然后才是资产的保值增值,最后是财富的传承。全球亿万富豪的9万亿美元资产,近一半由家族办公室管理。中国平均家族财富65亿,平均资产规模42亿。 

马云和蔡崇信的Blue Pool Capital ,龙湖吴亚军的双湖资本与蔡奎佳辰资本。海底捞张勇的Sunrise Capital,步长家族,海康威视龚虹嘉的嘉豪资本,新世界等SFO,参考胡润百富榜。中国更多的是MFO,各个银行也在私行的基础上再提高门槛设置家族办公室部门,近千家MFO群雄逐鹿也算是一中国特色。中国有真正的MFO吗?中国FO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。与FO合作,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贵的东西。 

企投家和CVC还是有一些区别的,企投家多是自己的财富,没有产融结合的诉求。而CVC多是企业的资金,多数有产融结合的诉求,少数没有的也担负着寻找企业转型的巡洋舰的角色。一旦寻找到一个适合自己转型的新行业,就会全面转型。 

未来两极分化,大的B端LP被头部5%拿光,而95%只能去争抢CVC。CVC有产业诉求,大基金不愿意屈尊,小基金灵活性高,拿着CVC的钱为CVC办事。对于CVC来说,只不过相当于花钱雇一个团队,给足激励和自由度。还能为自己的产融融合,产业创新服务,所以今后的鄙视链一定是CVC比VC豪横的多。 

划重点:CVC主要都是过去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成功企业,能做LP的基本可以分为几大行业,房地产,钢铁,消费,医疗,IT,以及其他。 

房地产比如龙湖、绿地、融创、华侨城、碧桂园、金融街、金茂、荣盛、华发、建发、越秀、华夏幸福、易居等等。 

钢铁有德龙、日照、首钢、沙钢、宝钢、太钢、鞍钢、武钢、马钢、永钢等。 

消费类有七匹狼、特步、森马、九牧王、雅格尔、杉杉、海底捞、晨光等。 

医疗有步长、泰格、天士力、药明康德、恒瑞、石药、昆药等等。 

IT有腾讯、阿里、京东、百度、字节跳动、拼多多、美团、海尔。 

还有综合集团如复兴,新希望。其他的还有蓝色光标,光线传媒,上汽,北汽,顺丰。 

所以你其实可以拿着胡润富豪榜去对照,没有漏网的,都是潜在LP。关键是你自己够不够豪横!  

营销上,顺应疫情下网络营销,网红打造的新趋势,我发现很多大佬都在抖音,微信视频等录制了很多视频干货,参加各种视频会议演讲更是一周一场的节奏。据说一个大佬视频演讲在线20万人,这是线下永远也做不到的。 

高瓴的张磊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,就是说着世界的生意是做不完的,你只要聚集属于你自己的LP客户就可以了。现在流行的词叫老婆粉(LP粉丝)。客户不是越多越好,而是越大越好,越老越好。鼎晖,高瓴等的LP层次与你的LP构成是完全不一样的。 

募资上做减法,不但能提高客户质量,还能减少焦虑情绪,加深客户的深度和成交概率。客户分层里很重要的是老客户,加大老客户的维护,坦诚的与老客户沟通。解决老基金的遗留问题,放大业绩表现好的基金LP的营销。做好二次客户开发,圈层营销。 

苏世民最让人感动的不是他的高光时刻,而是他们创业时第一次出去募资,61岁的彼得森和40岁的苏世民,被麻省理工学院捐赠基金拒之门外,出门打车,穿的西服全被淋湿,掏出20美元也拼不到车。 

而这之前彼得森是尼克松总统的商务部长,雷曼兄弟的CEO,可以打电话给世界上任何政商要员,可以说是叱咤风云。可是彼得森被拒时也无能为力,失败的绝望和后来成功的光环之间到底差距着什么?高瓴的张磊从最开始只拿到2000万美金,而且只有他老师史文森能给他,到现在的千亿帝国到底差距着什么?做时间的朋友是个多么美妙的语言,现在人人都会说,可是他的背后又是什么? 

私募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,募资不仅仅是募资的事情,募资是系统工程,募资不是请客喝酒。是你投资,退出,团队,逻辑等等的综合表现。对LP来说既要有里子又要有面子。让LP为投资你而自豪,让LP与你共同成长。甚至共患难,一同度过经济周期。 

彼得森、苏世民的强项都是募资,巴菲特的成功是建立在他解决了资金的来源的基础上的,用保险的浮存金做投资,然后才有他价值投资的逻辑,如果他在北京,在上海,在浮躁的中国,或者募集7-9年的资金,很难想象他还能淡定坚持他的价值投资,资金属性决定投资逻辑,一个人或机构最大的敌人从来都是他自己本身,万强则自强。大道至简,不过如此。 

风华尽逝奈沧桑,江水东流日月长。忍顾光阴逐浪去,扶筇霞焰立残阳。时光未曾老去,只是你已不再年轻。繁华散尽才知道同行的人比远方更重要。寒冬下你是否还在苦苦坚守?路漫漫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!深刻反思,回归初心,是求索最好的路径,毕竟路要靠自己走完。

评论

表情

All 0
  • 暂无

相关文章